网上药店
您现在的位置: 圣经 >> 圣经价格 >> 正文 >> 正文

连载丨认识圣经中的两种淫妇

来源:圣经 时间:2017/8/10
++点击上方↑↑↑“海内基督使团”   “拿着七碗的七位天使中,有一位前来对我说:‘你到这里来,我将坐在众水上的大淫妇所要受的刑罚指给你看。地上的君王与她行淫,住在地上的人喝醉了她淫乱的酒。’我被圣灵感动,天使带我到旷野去,我就看见一个女人骑在朱红色的兽上;那兽有七头十角,遍体有亵渎的名号。那女人穿着紫色和朱红色的衣服,用金子、宝石、珍珠为妆饰;手拿金杯,杯中盛满了可憎之物,就是她淫乱的污秽。在她额上有名写着说:‘奥秘哉!大巴比伦,作世上的淫妇和一切可憎之物的母。’我又看见那女人喝醉了圣徒的血和为耶稣作见证之人的血。”    

这段经文,让我们看见大淫妇的真相,原来这大淫妇,是指历世历代世上一切敌挡上帝的文化、宗教、思想的总和,是撒但所兴起的在世上敌挡上帝的代言人。兽象征地上敌神的政治力量,淫妇坐在兽上,表明淫妇与兽同心悖逆、敌挡上帝,他们喝醉了圣徒的血。   这淫妇珠光宝气,外表艳丽,但里面却是装着淫乱污秽的可憎之物。这淫妇极富伪装,极能诱惑人,她历世历代都在误导人、诱惑人,都在吞吃圣徒、捆绑圣徒、残害圣徒,她是教会的大敌人。淫妇和兽的后面,就是那龙,就是撒但。

因此,魔鬼在地上有两大代言人,一个是世上的军事、政治势力。不是说世上所有的政权都是魔鬼设立的,正相反,政权反而是从神而来的。但由于罪的缘故,会使得人滥权,用神所赐的权柄作恶,甘受撒但驱使,结果有的政权就会沦落为魔鬼的帮凶,约翰所处时代的罗马帝国就是这样。在这政治力之前,魔鬼还有一个代言人,就是这大淫妇。因此,你看见这里有一个假三位一体:最后面是魔鬼,前面是敌神的政治力,再前面是宗教文化中一切引诱人远离神的力量。   《启示录》这里面讲的这个大淫妇,就是我们要认识的两种淫妇的第一种,是万淫之母,是一切淫妇的本根所在,是魔鬼设立起来“作世上的淫妇和一切可憎之物的母”,是在本质上与神及圣徒对立的。所有属灵的淫乱都是由她策动的,她是淫乱的本体,是万淫之母。所有归属她、与她联合的,都是这万淫之母的爪牙,都是她拿来与人淫乱、污秽别人的器具。

  除此之外,圣经中又讲到另外一种淫妇,就是《以西结书》23章所讲的阿荷拉、阿荷利巴,即撒马利亚和耶路撒冷两座城所预表的神子民。我们来看《以西结书》23章。   结23章很长,讲什么?就如小标题所写的,讲两座犯罪的城,耶路撒冷和撒玛利亚,这两座城分别是南国犹大和北国以色列的京城,因此就代表着以色列民,也预表着历世历代神的有形教会。在当初,这两座城罪恶滔天,如不行公义、不施怜悯、欺压残害等等,但各样的罪,都源于一项最根本的罪,是哪一样?就是对神不忠。她们拜偶像,在各山岗、各青翠的树下,发嘶声,行淫乱。

人有许多罪,但最大、最根本的罪,乃在于不信上帝、悖逆上帝。以色列是属神的子民,但却屡屡背道、背约。所谓背道,就是背离真道;所谓背约,就是背叛圣约。背叛上帝的表现,不是看你还顶不顶着一块基督教招牌,而是你的生活行为是否背道、背约。背叛上帝,就是背叛立约之主,背叛真道之主。背叛神就是不忠,就是淫乱。   在《以西结书》23章中,神用人所能明白的拟人化表达,来叙述神的新妇堕落为淫妇的可耻丑态,以及神心之痛、之怒,最终再宣告祂的审判。我们都知道夫妻之间关系的忠贞是何等重要,知道背叛对相爱双方的伤害是何等的大,痛苦是何等的深。神这样俯就我们的理解力,用拟人化的方式启示祂的真理,就是要让我们明白祂的心意,了解教会对祂的背道,会令这位有位格的主多么难过。

以色列人是怎样的不知羞耻,他们原来在埃及中受奴役,是神把他们拯救出来,他们理当离弃埃及,归耶和华为圣,忠于她的夫。但以色列人居然恋慕神的仇敌,自动投怀送抱,与他行淫。

我们也如以色列人一样,埃及预表着世界、罪恶、魔鬼,还有肉体老我的败坏,我们原来曾被困在这中间,但是上帝把我们带出来了,我们出了埃及,是不是就从此以感恩的心全然归主了?无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内心未受割礼的人,在宗教中的表现永远都一样,那就是用嘴亲近神,心却远离神。他们的口多显爱情,心却追随财利。能够真正引动他们心的,永远只有一样——自我的利益。   从某个方面说,整本旧约都在显明一件事,即人没有办法对神尽忠,连神主动与我们立的盟约,我们都敢背叛。因此,活在肉体中的人要绝望,人向己绝望了,就向神有望。除非耶稣基督引进新约,道成肉身,把祂的生命,把祂替我们守约的恩,放在我们里面,我们就不可能遵守神的诫命,不可能忠贞于主。

今天我们要是能够爱主,只有一个原因,就是造生命之主,已把祂儿子那对祂至死忠贞的生命,放在我们里面了,否则,我们永不能够爱主、忠于主。你说新约可贵不可贵?耶稣基督值不值得我们颂赞?但是,最可怕可怜的却是,如同旧约百姓被拯救出了埃及,归耶和华为圣,被献上成为耶和华的新妇,却又作了淫妇。今天在新约教会,尤其在我们周遭,却有那么多属祂的人在背约,他们自称“归向神”,却只不过是肉体归向,形式归向,心却不真正归向神。“阿荷拉归我之后行邪淫,贪恋所爱的人,就是她的邻邦亚述人。”亚述也预表世界,她们贪恋世界,因为心爱着世界。教会在世上,却不属世界,神不是让教会在世上羞辱祂的名。教会在世上,是要用贞洁的生命见证祂——看,我的改变在内在,所以无论风吹浪打,还是风花雪月,软的、硬的,都没有令我离开过我的神。这就是新约超越旧约之处,约是刻在里面的,主改变的是心,因为祂是用血来立这约。

因此,我虽会因软弱而跌倒,但跌倒时的痛苦和眼泪,都证明我不属这个世界了。教会如一台戏,演在天使和世人面前,圣徒心中有主的灵在管治,在带领。如果他们在地上,连消极面都能表明出有贞洁的生命,那么,当他们活在积极正面的生命状态中的时候,又该怎样见证尊荣主呢?但那些没有得到真生命的人是不能这样的。当然,在教会中却没有得到生命的人,又有好几种情况,有的是终极的稗子,有的是现在正在预备的过程中,暂未得到的,我们无法揣测,只能根据个人的认信接纳。

不管如何,圣经让我们知道,所有领受主贞洁生命的人,必有对神忠贞之心。但阿荷拉却不是这样子,她归主之后却依旧行邪淫,不但如此,“她从埃及的时候就没有离开淫乱”,这就表明她的心未受割礼,故仍思旧爱,因而被那些“穿蓝衣,作省长、副省长,都骑着马”的“可爱的少年人”诱惑,一点都不奇怪。结果,她“与亚述人中最美的男子放纵淫行,她因所恋爱之人的一切偶像,玷污自己。”与世俗联姻,必被玷污,她玷污了自己,也为自己找了条死路。   若离了恩典,人就没有真生命,人就不会立志舍己,背起十字架来跟从主。新约之恩在人身上的印记,就在于你是否能够舍己,内心受了割礼之人,是因着恩典、因着真道、因着主爱的激励、因着圣灵的感动,不能不舍己跟从主。否则,你根本就没有改变,没有那圣洁生命之种,你怎能不做阿荷拉、阿荷利巴?   上帝必惩治背道者。上帝怎么惩治?就是容许你自陷网罗。你爱世界是吗?祂就任你去爱。世人最可怕的惩罚,是被上帝任凭;基督徒最可怕的惩治,是被上帝容许。当神似乎不管你,让你去爱世界时,你与世界相恋成功之际,也是你受玷污迷失之时,也就是审判来到之时。神“将她交在她所爱的人手中,就是她所恋爱的亚述人手中,他们就露了她的下体,掳掠她的儿女,用刀杀了她,使她在妇女中留下臭名,因他们向她施行审判”,这是上帝对背道者的刑罚。

上帝把北国交到亚述人的手中,你既然爱世界,爱亚述,好,那你就归他们吧,结果是她国破家亡,遭痛苦、受羞耻。所有爱世界的基督徒,不会真的爱世界成功的,除非他不是真基督徒,除非他本来就是属世界的。世界诱惑基督徒,但一旦他得手了,立刻就会露出狰狞的面目,来折磨他。与世界行淫、背叛上帝的,有祸了!   北国亡国了,但南国是否从中受教训呢?为什么撒玛利亚先于耶路撒冷亡国呢?岂不是恩慈的主希望耶路撒冷因为见到就惧怕,受警戒、悔改过来吗?为什么今天你会见到周遭有多少教会失陷、信徒迷失呢?岂不是恩慈的主要你看见了就受教、就回转吗?你是看见了,但惧怕吗?还是持宠自大、自以为义?

你的教会中,有多少人已经落到阿荷拉的地步了,你看见了没有?爱世界的基督徒,落到极卑之地,他们痛苦死了。他们想爱世界,想捞钱,结果往往赔了夫人又折兵;他们想在世界里捞声名,结果反倒受尽羞辱。他们没有平安,因他们离弃神。“远离你的,必要死亡。凡离弃你行邪淫的,你都灭绝了。”(诗73:27)   神让这些现象发生在你身边,更重要的是要让你受警诫,认识到远离神的可怕,从而不去贪爱世界,不去体贴肉体,不享罪中之乐,不走任何与神、与真理背道而驰的路,单单把心归向神,单单倚靠祂。

因此,北国先亡,但南国真的就从中受到教训了吗?阿荷利巴看到神对祂背道子民的惩罚,醒悟了没有?没有!阿荷巴的悲剧,阿荷利巴亲眼看见了,但她“却还贪恋,比她姐姐更丑,行淫乱比她姐姐更多”,她不单是贪恋亚述人,还加增淫乱,看见墙上用丹色所画迦勒底人的像,就贪恋,“打发使者往迦勒底去见他们。巴比伦人就来登她爱情的床,与她行淫玷污她。她被玷污,随后心里与他们生疏。这样,她显露淫行,又显露下体,我心就与她生疏。”

有解经家称神子民被掳巴比伦,多被喻为宗教性的淫乱,而与亚述、埃及苟合,多被喻为爱世界的淫乱。不论如何,我们看见的是,属肉体、心未受割礼之人,不会自发改变,在逸乐中放纵,在刑罚下更悖逆。在日常生活中淫,警告在前时更淫。被掳的人无法自己回来,除非神给他悔改的心(参提后2:25),他们无法祷告、无法读经,连呼求都无力,他们落在这样的光景中,等着你代祷!   这两处经文,使我们看到圣经中的这两种淫妇,启示录的大淫妇和以西结的小淫妇。前者是敌神的仇敌,后者却是神的子民。为什么神会把祂的子民称为淫妇?因为他们背道。那他们跟那个万淫之母会不会一样?不一样。因为那个大巴比伦淫妇是淫妇之母,是从仇敌而来的,拥有敌神的本质;而这个淫妇却是本来属神的,却堕落了,她原来不是淫妇,而是新妇,但她却被诱而投怀送抱,做了淫妇,她是被淫的妇,被诱的妇。因此,那边是主动,这边是被动的;那边是根源上淫人、秽人的,这边则是愚昧无知投怀送抱的。严格来说,中文把巴比伦大淫妇译为“淫妇”,不是太贴切,因为她从不属神。   那万淫之母,始终在不停地诱惑人、呼唤人归向她。教会一旦被诱,就成了那背道的淫妇,成了阿荷拉、阿荷利巴。那万淫之母不会停止她的攻势,但不幸的是,多数时候,教会却并非都时刻警醒防备。《箴言》7章就是被掳之事的一个演绎,请看6至9节:

“我曾在我房屋的窗户内,从我窗棂之间往外观看,见愚蒙人内,少年人中,分明有一个无知的少年人,从街上经过,走近淫妇的巷口,直往通她家的路去,在黄昏,或晚上,或半夜,或黑暗之中。”(箴7:6-9)   这里的少年和淫妇的故事,岂只是指身体上的淫乱,分明是比喻神的子民被淫妇诱惑的事实。这少年走进淫妇的窗口,这淫妇就是万淫之母,专用世界、肉体、伪道假道来诱惑人。这少年人,就代表着一切被淫妇诱惑而软弱跌倒的神儿女。要小心,可能你我正是这个少年!

淫妇蹲伏在各个地方要诱惑我们、拉拢我们,她用宗教文化为手段,在教外、教内蹲伏,用各种人本思想、哲学潮流污秽我们,又用世界、罪恶、肉体诱惑我们。这个少年人就像阿荷拉、阿荷利巴一样,因无知而被诱惑。 “黄昏,或晚上,或半夜,或黑暗之中”,都是指无光的时候,光就是神,光就是道,一个远离神、远离道的人,就处在这种无光的昏昧状态之中,灵性昏昧、心灵沉睡的时候,是最容易被诱惑的时候。   再看,“看哪,有一个妇人来迎接他,是妓女的打扮,有诡诈的心思。这妇人喧嚷,不守约束,在家里停不住脚,有时在街市上,有时在宽阔处,或在各巷口蹲伏,拉住那少年人,与他亲嘴,脸无羞耻对他说:‘平安祭在我这里,今日才还了我所许的愿。’”(箴7:10-14)   诡诈的心,不受约束,不守次序,心猿意马,在家中停不住脚步,静不下心,终日想着往外走,这都是淫妇的基本特征。一个人如果活在淫乱的生命状态之中,就是这样子。不守规矩,自我中心,只凭己意,想什么就做什么,喧嚷不能安静,活在欢宴醉酒的宗教宴乐中。

再看下面,淫妇用宗教宴乐来诱惑人,用宗教表相的虚荣来拉拢人。“因此,我出来迎接你,恳切求见你的面,恰巧遇见了你”,“恳切的求见你”,好像很诚惶诚恐,“恰巧遇见了你”,明明是精心布局,却表现得好像很偶然遇见。淫妇预备了各种诱人手段,下血本要得人,用“绣花毯子和埃及线织的花纹布”铺床,用“没药、沉香、桂皮”薰榻,用“许多巧言”诱人随从,甚至用谄媚的嘴“逼他同行”。

少年人有没有推脱?没有,他连挣扎一次都没有。少年人“立刻就跟随她”,到哪里?享乐吗?宴乐之地就是宰杀之所,圣经称被掳之人,好像“牛往宰杀之地,又像愚昧人带锁链去受刑罚,直等箭穿他的肝,如同雀鸟急入网罗,却不知是自丧己命。”(箴7:22-23)   今天,我们可以看到,正有多少人如这少年,他的心静不下来听道,却终日浪荡于各种思潮中,一会儿与“新正统”拉拉家常,一会儿再去“三自”鉴别鉴别。很自信于自己的“分辨力”,却弃神的警告于不顾,在信仰上没有分别为圣,在生活上没有离弃世界,在身体上没有攻克己身。就跟少年人一样,致终必“自丧己命”。

淫妇的诱惑力强吗?当然。但容我再问:“为什么她可以诱惑你,却不能诱惑别的弟兄姐妹呢?”不能回答了吧,因为你自己自愿要活在那无光的黄昏夜半,爱做不想明白真道的无知愚蒙人。不在真道中建造,活在自我生命之中,岂能不被诱惑?“人若怀里搋火,衣服岂能不烧呢?”(箴6:27),东方闪电这个大淫妇,就曾这样把我们中的一个姐妹给拉走了,那个姐妹被拉走之前,岂不正是这样昏昧而又不听劝吗?应当警醒啊,弟兄姐妹!   因此,我们看到有两个淫妇,但是后一个淫妇,和那个去诱人的大淫妇不一样,被诱的淫妇受神管教、击打,是要挽回她;诱人的大淫妇,神则要把她打得稀巴烂。今天的教会正是这样,一种是诱人的大淫妇,另一种是被诱的淫妇,对前者,要勇敢举起你的基甸之刀;对后者,则要千方百计地把她挽回。这就是我说要区分两种淫妇的意思。   旧约中神借何西阿先知,表达了祂这伟大的饶恕之爱,“耶和华对我说:‘你再去爱一个淫妇,就是她情人所爱的;好像以色列人,虽然偏向别神,喜爱葡萄饼,耶和华还是爱他们。’”(何3:1)   你所爱的人若背叛你,你会怎样?以色列民虽叛神作了淫妇,落在耶和华的惩治之下,但这是爱的对付,耶和华还爱着她,愿意赦免她,要把她挽回过来。因此,祂的儿子才来为她舍命。弟兄姐妹,在座的有哪一个人敢说自己原来不是淫妇?又有哪一个人敢说自己在成为基督徒以后,就没有成为类似淫妇的表现?

圣徒的这种因软弱而摇摆、迷失的局部性淫妇表现,当然不能跟阿荷拉、阿荷利巴相比。但如果你不认识到这是淫妇的表现,不思悔改,继续听之任之,你就会陷入这个少年人的光景,就会成为阿荷拉、阿荷利巴,至终你必会陷进去,投怀送抱,去跟那个大淫妇、万淫之母同流合污。今日这时代,不正有许多教会落入这般境地了吗?但纵然如此,依然不能把她与万淫之母相混。   我们要区别两大类的属灵淫乱,一类是本质性的,一类是被动性的。被诱惑成为淫妇,又有两个阶段,一种是局部地做淫妇,一种是已经堕落、陷入到全面地做淫妇。这是我与大家分享的两种淫妇。(请继续







































北京治疗白癜风定点医院
北京最权威白癜风专科医院

转载请注明:http://www.dafacar.com/sjjg/5.html

  • 上一篇文章: 没有了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