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药店
您现在的位置: 圣经 >> 圣经历史 >> 正文 >> 正文

圣经和合本语言对中国社会的影响列举

来源:圣经 时间:2020/5/7
白癜风治疗有效的方法 http://m.39.net/pf/a_4792653.html

应当说,基督教(新教)传入中国的时间并不算长,圣经《和合本》出版至今正好一百年。但大家如果留心就不难发现,圣经《和合本》中有许许多多的典故或名词已经在中国社会流传很广,给现代汉语带来了大量的新语汇(词、典故、短语、谚语等),原本属于基督教圈内的一些圣经专用名词,现在已不再局限于教会之内,而是遍及中国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这充分证明了中国文化海纳百川的包容性以及对外来文明成果的吸纳力,同时也从另外一个层面证明了基督教中国化已在路上。

以下约举数例:

圣经《和合本》中的一些专有名词如“福音”“洗礼”“悔改”“天堂”“地狱”“天使”“乐园”“祈祷”“圣诞”“原罪”“蒙恩”“选民”“堕落”“救赎”“先知”“复活”“撒但”“圣母”“亚当”“夏娃”“摩西”“圣经”“伊甸园”“失乐园”“十字架”“创始记”“巴别塔”“双刃剑”“替罪羊”“眼中的刺”“犹大之吻”“以眼还眼”“挪亚方舟”“世界末日”“一碗红豆汤”“最后的晚餐”“末日的审判”“旧瓶装新酒”“背着十字架”“禁果分外甜”“披着羊皮的狼”等,都已经先后被收进了《现代汉语词典》或《辞海》之中,并为不少人所常用,已成为现代汉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也有不少圣经中的短语虽未收进《现代汉语词典》或《辞海》,但长期以来广为现代作家、学者使用。如陈独秀论文《基督教与中国人》中引用了“骆驼穿过针眼”(参太19∶24);萧乾的小说《参商》里有一只“迷途的羊羔”(参太18∶10-14);张资平的小说《上帝的儿女们》中提到了“打了左脸还要伸手去打右脸”的话(参太5∶38-42);北村的小说《张生的婚姻》结尾处重申了一句耶稣关于人际关系的名言:“你们不要论断人,免得你们被论断。”(太7∶1)还有,不少学者把《马太福音》中“凡有的,还要加给他,叫他有余;凡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去”(太13∶12)这一论断归纳为“马太效应”,来形容社会中的经济现象。所有这些,均证实了朱自清先生早年说过的话:“近世基督教圣经的官话翻译,增富了我们的语言。”同时,圣经《和合本》还对汉语文学语言的发展起到了重要的促进作用。所以,黄心川也说:“中文圣经译本对我国现代文学的影响不可低估。”就连鲁迅先生也说:“《马太福音》是好书,很应该看!”

在我们的日常言谈中,个别用语虽已无宗教的外衣,但查证其“身世”,却与基督教有缘。就拿人们生活中无时不用的口语“再见”这个词来说,现在的年轻人时不时就用good-bye来表示“再见”,但很多人却并不知道good-bye一词来源于基督教。过去早年的西方基督徒分别时或写信的末了常常会用“Godbewithyou”(意为“上帝与你同在”或“上帝保佑你”)来作为结束语。久而久之,它被缩写成“good-bye”这种形式,由此产生了“good-bye”一词,汉语译作“再见”。

不少人把“星期天”说成“礼拜天”,这一语源自然来自基督教的礼拜活动,因为礼拜总是在星期日举行,所以这一天干脆被称为“礼拜天”。如今人们以此类推,把“星期一”至“星期六”都分别叫成“礼拜一……礼拜六”,显然是一种仿拟式的叫法。虽然目前多数中国百姓即便在“礼拜天”也不一定去做礼拜。

圣经《马太福音》中,耶稣被人出卖之后,希望三个门徒在客西马尼园能警醒祈祷,但他们却睡着了。于是耶稣不无遗憾地说:“你们心灵固然愿意,肉体却软弱了。”(参可14∶38)汉语中用得频率较高的成语“力不从心”(或“心有余而力不足”)是否也是出自客西马尼园的故事呢?不得而知。

人们常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儒家思想承认天和天命,但这种天和天命只是一种抽象而玄妙的力量,不是一个有位格的神。而基督教则不同,它只承认一个上帝,认为上帝是世间万物(包括人类)的缔造者和主宰。圣经中早就有“谋事在人,成事在神”之说:“人心筹算自己的道路,惟耶和华指引他的脚步。”(箴16∶9)为此笔者猜想:中国人常用的这个谚语,岂不与圣经《箴言》有异曲同工之妙!

受到圣经影响,不少父母会用圣经故事中的人名,或者仿照那些人的音译给自己的孩子取名。有的人本身是基督徒,给自己的子女取一个圣经人名,能反映出其家庭信仰背景。而有的人虽不信基督教,也给自己的孩子取个圣经人名,则完全是为了字、音顺口、好听;或者是有意地与多元文化接轨,沾上一点洋味儿,这也算是一种生活情趣,外人往往也尊重他们的做法。现在中国人为孩子取“洋名”的也是不少,最常见的源自圣经的人名有:约翰、大卫、亚伯、玛丽、利亚、彼得、保罗、亚伦、约瑟,等等。

近年来,中国国内有许多店主、厂家,为了吸引消费者,使他们能联想起外国事物,会采用洋名来命名自己的店或产品,刺激顾客“崇洋”的消费心理。这动机自然是有问题的,并不值得提倡,但也客观反映了人的某些心态以及外来文化的影响。这些洋名包括外国人名、地名和其他事物名称的汉译。有些品牌甚至直接使用了基督教专有名称。现在有的城市中有不少以“伊甸园”命名的饭店。当然,这种命名方式比较符合中国传统的饭店命名的习惯,因为“园”能使人想起“花园”的优美和“庄园”的气派。有一种净水器的品牌叫“安吉尔”,还有一种自行车的品牌为“安琪儿”,其实这都是英语“angel”的音译。大多数消费者并不知道它具有“天使”的意思,更不知道“天使”是源自基督教圣经中的一种灵界受造物。

基督教传入中国数百年来,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中国文化和中国语言。许多基督教术语已融入中国语言的词汇系统,不仅应用于文学、哲学、心理学和语言学等社会科学领域,而且成为中国现代文化、语言的发展和研究的有机组成部分。如今许多讲汉语的人受西方文化的影响较深,用各种各样的委婉语表达“死”的概念,如“上西天、升天堂、去见上帝”等。赵朴初老先生也说过,中国人如果一旦离开一些佛教的词汇(如缘分、罪过、报应等),可能连话都难说全了。佛教文化已经浸润糅合于中国文化之中,难舍难分,这也正是中国老百姓普遍比较容易认同佛教文化的原因之一。

圣经语言或基督教词汇能从人们不经意的口或笔下表达,无疑说明基督教传入中国数百年来,对中国文化和中国语言产生了一定影响,因此而日渐融入中国社会之中。一些圣经语言通过宗教、文学和大众媒体直接或间接地渗入到中国人的语言词汇系统之中,有的被借用,有的被仿拟,有的被创新,既通过文人墨客之笔在媒体中广泛传播,也通过大众百姓之口在生活中被普遍使用。这样一来,圣经语言在中国社会中的“亮相率”会日渐升高。

当前我们提倡基督教中国化,就是要让中国的基督教扎根于中国文化沃土,吸收中国优秀文化的营养,建立具有中国特点的神学思想体系,用中国人耳熟能详、喜闻乐见的文化来表达阐述基督教信仰。同时,这一过程客观上需要中国社会、中国文化包容吸纳基督教积极健康的神学文化,从而双向互动、互相丰富、和谐积极、健康发展!

本文原载于年《天风》第二期

转载请注明:http://www.dafacar.com/sjls/16949.html